塑造信仰群体的领袖─约书亚1:约书亚的属灵导师!

◎白恩拾(温哥华安提阿教会牧师)

编按:约书亚记充满奇事神蹟和血腥圣战,又记录一堆令人难以下嚥的地名。基督徒如何以此灵修?主日如何以全书讲道?它的主题是什幺?上帝的大能?是,也不是!人民、土地、律法、领袖等主题覆盖全书,牵动着与上帝的关係。它不在讲个人成圣经历,而是介绍约书亚倚靠上帝,塑造以色列这个信仰群体。

这群奴隶、沙漠游牧民族,至终被打造成敬拜上帝的生命共同体,衍生出大卫王国和基督的教会。「塑造信仰群体的领袖─约书亚」系列专文盼对台湾族群身份认同,及基督徒群体身份确立,有所助益。

作者白恩拾牧师为温哥华维真学院道学硕士、比利时鲁汶大学哲学学士。目前为温哥华安提阿教会牧师,台湾恩约协会理事长,定期回台举办解经讲道和灵修更新研习会。着有《翻转天下的信》及《爱的伦理学》。本专栏两週刊登。
***
这是一个强调凡事自己动手做的时代:网路学习、网路银行、手机自拍、组合家具等。媒体教导我们自主,以致我们逐渐对导师没有那幺渴望。然而有些事情可以不需要导师,但属灵生命成长仍需要有人引导。

属灵生命法则需要有人引导
一、谁需要属灵导师?
古希腊帝国亚历山大大帝说:「我为天下主,不足为荣。唯一得亚里斯多德而师之,以是为荣耳。」(引自沈清松,《从利玛窦到海德格─跨文化脉络下的中西哲学互动》,49页)。对这位帝王而言,江山帝国尽踏脚底,比不上在哲人圣贤脚前受教,乃一世殊荣。古代沙漠教父时期,很多人追随阿爸(Abba)学习属灵功课。门徒跟随耶稣称他为拉比。他们要学习的都不是生活技能,而是属灵生命的法则。

二、约书亚和他的属灵导师:
旧约里有一位沙漠教父,40年在沙漠,有很多人跟随他,他是摩西。约书亚是摩西门下最好的学生。摩西教他如何担负责任,也把雅巍信仰(上帝的名字Yahweh,準确译为「雅巍」)传授给他。约书亚是摩西到大卫王之间,最重要的过渡人物。

他身兼国王和宗教领袖的角色,为三或四个世纪后出现的大卫王朝,奠立属灵和物质的基础。他以摩西律法为大宪章,塑造信仰雅巍的群体。这也是一千多年后才有教会群体的属灵缩影。约书亚成就非凡,但他不是天才。他四、五十年的岁月跟随摩西,在沙漠中学习工作能力和生命品格。当责任来临,他一跃而起。

三、称呼上巨大的差异:雅巍的僕人摩西 vs 摩西的助手/嫩的儿子。
约书亚的爸爸嫩为他取名何西阿(Hoshe’a),意思是救恩。他的属灵教父摩西为他改名约书亚(Yehoshu’a)意思是雅巍拯救(参民数记十三章16节)。何西阿变约书亚,名词变动词,静态变动态──上帝拯救。摩西此一改名行动,日后也被上帝使用,成为基督在地上的名字:希腊文的「耶稣」,在希伯来文就是「约书亚」。上帝藉着摩西塑造约书亚,又藉着约书亚塑造整个信仰群体。

约书亚记一书,包含他这个人生命转化的历程。一开始被称为「嫩的儿子」、「摩西的助手」。这确实是生命很好的起点:在两个父亲面前学作儿子。约书亚超过一个世纪的锻鍊,死时被尊为「雅巍的僕人」──原只有摩西才配得上的称呼(一章1节;廿四章29节)。从嫩的儿子,到摩西的助手,最后成了上帝的僕人,人如其名,是上帝拯救人的见证。

耳朵能听是属灵操练的法则
四、约书亚在摩西身边超过半个世纪,圣经留下两人互动的珍贵记录。
(1)首度出征,照着去做(出埃及记十七章8-13节)
约书亚参与过以色列出埃及后的第一次战役,他是与亚玛力人作战的前线将领。约书亚没有太多打仗经验,但这无妨。只要「照着摩西对他所说的话去做」,就是打胜仗的战略与战术。照着摩西的话去做──能听的耳,比会说的嘴更重要──这是全本圣经属灵操练的法则。

保罗也这样说:「信道是从听道而来」安静、专注地听,会产生信心。聆听并照着导师的话去做,就能成熟任事。作助手的第一课,是藉着听摩西去听上帝,这是塑造属灵生命的起点。

(2)上到我这里来(出埃及记廿四章12-18节)
上帝对摩西说:「你上山到我这裏来…」,祂要颁布律法与诫命给以色列人。摩西带着约书亚上山,四十昼夜靠近上帝。他们在学:是上帝的诫命,不是人的智慧与声望可以成就事情。在这个大事件中,约书亚没有讲话,没有声音。他不需要发声,只需跟着摩西「站起来」、「上了山」到上帝那里,「再回到」人间长老那里。这个学习的循环,重要无比。

四十天亲近神是属灵最高峰?
(3)年轻,经验不足,需要引导(出埃及记卅二章15-20节)
我们以为四十天与摩西一同靠近上帝,约书亚的属灵境界必来到高峰。恰恰相反,那只是一切的起点而已。四十天后,约书亚与摩西一起下山,他们都听见山下百姓呼喊的声音。摩西从上帝那里已经知道,声音是以色列人在歌唱拜金牛犊。

摩西年纪虽大,但不需要靠耳朵的好听力。他靠的是属灵的敏锐度,可以对声音做出判断。约书亚却虽年轻、听力好,却不能分辨声音的意义。一师一徒,确实有差。

约书亚会搞错事情,搞错一个比打败仗更严重的问题。这对做领袖的资格,是一大考验。这不能靠着参加几週属灵高峰特会,一下就可拉拔上来。他需要时间,需要有犯错累积经验的机会。幸好,这一切都在属灵导师的眼下,约书亚仍有机会被纠正,去突破限制。

(4)当摩西不在时(出埃及记卅三章7─11节)
摩西设立会幕,让人来到上帝面前求问。上帝的荣耀降临如云柱一般,上帝还亲自与摩西说话,彷彿人与朋友说话。约书亚目睹这一幕幕荣耀、神圣的景象。他本人要等很多年后,才有相似的际遇。当摩西结束工作离开会幕时,约书亚却没有离开(出埃及记卅三章11节)。

我们不确定约书亚在做什幺,可能是保护会幕,不让人任意侵入。但这也是特权,继续在那神圣的场域,安静,凝视、呼吸圣洁。没有摩西在场,他学习个别靠近上帝,与圣洁建立连结。这是他的内在世界,需要建立的质素。

站在巨人肩膀看世界
(5)在遮盖中锻鍊宽广,成熟的领袖气度(民数记十一章28节)
民数记的这段记载,暴露了约书亚看似忠诚却是狭窄的一面。摩西招聚70个长老站在上帝会幕前,让上帝的灵降在他们身上,以分担摩西作领袖的重任。两个长老不愿加入聚集,站在自己的营区,竟也被上帝的灵降临而说预言。

约书亚实在看不下去这个态度,要为摩西出面去制止他们。摩西一眼就看出约书亚的忠诚放错地方:护主心切、生发嫉妒。

摩西拒绝接受出自忠诚的嫉妒。约书亚的慾望何等强烈,只接受摩西作领袖,不容任何人挑战摩西的地位。但摩西说,不只这两个人,愿全以色列人都是先知,都经历上帝的灵降临──这样,他或许也不必精疲力竭,劳苦还要受威胁地作领袖了(Timothy Ashley, Numbers, 217)。约书亚在此看见时代巨人的高度,肩膀雄厚的宽度,他需要站在这个肩膀上看世界。

属灵导师不易寻。约书亚很蒙福,在摩西的跟前受引导、修剪和训练。他不是一个幸运儿,这是他主动的选择。约书亚同时代的以色列人,多半放弃这个机会,而选择不相信、背叛摩西。约书亚却珍惜、顺服从摩西来的智慧和权柄。他会犯错,这正是为什幺他需要属灵导师的遮盖。

谦卑和顺服,是40年间学习的功课,摩西死了,约书亚受託完成摩西未竟的事业,带以色列人去迦南地──那块摩西被耶和华禁止进去的国度…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